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Lwzgs.cn

当前位置: zl246天天好彩免费大全_zl246天 > 财经 > 2018民间投资能否迎来新转机 2018民间投资能否迎来新转机

2018民间投资能否迎来新转机

时间:2018-01-25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非公时评李成刚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民间投资回暖向好,中央促进民间投资稳定增长的各项政策措施效果显现。自2017年3月份起,民间投资各月增速均比上年同期有不同程度提高,与全部投资增速之间的差距在逐步缩小。2017年全年,民间投资381510亿元,增长6%,比上年提高2.8个

  非公时评 李成刚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民间投资回暖向好,中央促进民间投资稳定增长的各项政策措施效果显现。自2017年3月份起,民间投资各月增速均比上年同期有不同程度提高,与全部投资增速之间的差距在逐步缩小。2017年全年,民间投资381510亿元,增长6%,比上年提高2.8个百分点。展望2018年,逐步回暖的民间投资能否迎来新的转机?

  2016年初以来,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出现了严重下滑的局面,业内学者称之为“民间投资增速断崖式下滑”——自2012年国家统计局发布民间投资的相关统计数据以来,当年民间投资增速首次低于全国总体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速,从2011年的35%左右下滑至2016年下半年的3%以下。

  2016年6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工作汇报。会议总结了民间投资下滑的几点原因:一是部分法规政策不配套、不协调、落实不到位。二是民营企业在市场准入、资源配置和政府服务等方面与国有企业的差别待遇。三是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缴费负担重等问题依然存在。四是政商关系不清,一些干部不作为、不会为、乱作为,少数地方政府失信等问题。

  这些问题固然都是影响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但从根本上来说,近年来实体企业盈利预期、盈利前景下降,企业综合生产成本升高,才是影响民间投资快速下滑的直接因素。用最直白的话说,企业没钱赚,哪个老板还愿意投钱?

  事实上,深入地分析2016年以来民间投资的大幅下滑情况,还存在许多地区、产业等方面的差异。例如,民间投资地区之间发展的不平衡。尤其是东西部、南北方民间投资差异巨大,2016年上半年,东北地区民间投资增速负增长31.9%,与东部地区和南方发达地区相差40个百分点以上;2017年,东部地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比2016年增长8.6%,中部地区比上年增长7.4%,而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则只比上年增长3.9%和3.2%。再如,民间投资在产业细分上也存在着严重的结构不平衡问题,传统制造业和采矿业压力明显,而装备制造、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等新兴行业则活力迸发。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民间投资相关数据为例,民间投资在采矿业的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等领域均出现20%左右的负增长,而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方面则出现了20%左右的快速增长。此外,民间投资在实体经济和金融投资领域、国内投资和对外投资等方面也多表现出冷热不均的巨大差异。

  总体来看,无论是哪种情况、何种差异,造成我国民间投资下滑的直接原因,是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投资回报率过低的问题。一方面是实体企业创造附加值的能力进入瓶颈,在新常态下实体企业逐渐无利可图;另一方面是企业综合成本逐渐上升,如劳动力成本、融资成本、税费成本、环保成本、制度性成本等上升因素导致实体经济运营越来越困难。基于这样的现实,要激发民间投资活力,首先,要稳定民间投资信心,增强民间投资盈利预期。而提振民间投资的信心,就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建立“亲”“清”的政商关系,改善市场经济公平公开的竞争环境,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倡导企业家精神,支持企业家致力于创新,来营造安全放心的投资环境。

  其次,在投资空间上,要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条件,深化“放管服”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和行业壁垒,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消除阻碍要素合理配置的人为因素,建立完善统一开放和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同时,增强政府和国企投资的引导效应,形成政府与民间投资合力,防止政府和国企投资对民间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在融资渠道上,调整金融结构,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构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体系,打通民企通往实体经济的间接融资渠道和直接融资双重通道,提升金融领域的公共服务水平。

  再次,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运营成本,深化税收体制改革,加大力度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2016年我国各种减税降费达到1万亿元,2017年继续减少了1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调查数据,2017年1-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同比下降0.28元。在此基础上还应继续加大工作力度,进一步减轻实体企业负担,尤其是要严格执行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适当扩大企业减征、免征范围,以政府税收的“减法”换取民营企业活力的“乘法”。

  党的十九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和注重实体经济建设,毫无疑问,从激活民间投资的角度看,这是找到了问题的“症结”,牵住了“牛鼻子”。只要让创办企业、积极创新变得有利可图,以民间投资的自由度,必将可以勃发出澎湃活力。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